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大发5分PK10资讯 > 正文

“秒杀”:高频交易盈利新模式

2019-07-11

光大证券“乌龙指”让各方把矛头聚焦在量化交易及程序化交易上,同时也暴露了机构一种新的赢利模式。

并非简单的ETF套利?

根据光大证券的公告,8月16日上午,交易员分析判断上证180ETF出现套利机会,及时通过套利策略订单生成系统发出第一组买入180ETF成份股的订单,但由于系统出现错误,订单生成系统发出预期外委托订单,而订单执行系统对高频交易没有设置资金额度,导致出现数十亿股票订单执行,推动大盘上涨2%,多只蓝筹股集体涨停。

通常而言,ETF套利是利用其特殊交易机制来获取一、二级市场间的差价。如果ETF二级市场价格相对于一级市场净值出现溢价,可以采取从二级市场购入一揽子股票,换购成ETF份额,然后从二级市场卖出ETF份额实现无风险套利,反之亦可。

但是,由于参与人数的增多,目前这种无风险套利的机会越来越少,而且由于折溢价消失很快,目前这种套利通常由程序化交易完成。

“目前ETF程序化套利主要是券商在做,因为券商自身优势可以将交易成本控制到最低,从光大乌龙指事件来看,光大应该不是在进行简单的ETF套利。”向量多维资本总经理侯玉成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《财商》采访时表示,光大证券可能是希望通过集中下单对现货市场产生瞬间冲击,然后通过股指期货空单完成高频套利交易。

也就是说,交易者通过大量资金在二级市场买入指数权重股,从而在瞬间对股指产生拉升作用,然后迅速在股指期货市场高位卖空,从而获取一定收益。

“这种模式在海外市场比较普遍,但在国内还很少,这要求资金量比较大。”侯玉成指出,这种交易时间很短,可能1分钟不到就可以完成,对股指的影响可能也就是1分钟内的走势。

多位分析人士指出,从光大“乌龙指”发生时间的一些“巧合”因素来看,大发5分PK10存在这种嫌疑。一方面,8月16日正是8月份股指期货的交割日;另一方面,发生时间在上午11点05分左右,距离中午休市不到半个小时,通常这个时段成交量比较少,较少资金就可以拉动指数。

另一方面,光大证券公告称,为了对冲股票持仓风险,光大证券在当天大发5分PK10进行了卖空期指合约操作。按照公告内容,从11点07分至11点30分,光大卖空IF1309合约253张,下午分别卖空IF1309、IF1312合约6727张和150张。

“1分钟秒杀”频现

中国量化投资学会理事长丁鹏也对记者表示,海外市场大发5分PK10存在这种低位建仓,然后高位做空的投资策略,学术上叫做猎物追踪策略。“不过一般很少做股指,因为拉动股指难度很大,多数是在一些成交不活跃的小股票上操作。”

不过,A股市场由于指数构成原因,少数股票所占指数权重过大,再加上权重股流通股份较少,平时成交并不活跃,少数资金便可以推动指数大涨大跌。这就使得在A股市场可以将这种操作模式运用于指数。

虽然光大证券是否在进行这种高频交易策略只是一种推测,但部分投资人士指出,目前大发5分PK10很多机构在使用“买入现货拉高指数,然后高位做空期指”的模式进行获利。

“从去年以来,A股市场频繁出现1分钟秒杀。”中盛伟业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黄素兵也对记者表示,从自己每天操盘的盘感来看,盘面上稍有点向上的动力,就成了股指期货对冲基金套利的好机会,一些机构立即抢抓昙花一现的机遇,让短线客措手不及,还没有等反应过来,股市指数就又向下了。

黄素兵指出,大盘指数经常出现1分钟内上涨10~20个点,甚至30个点,然后又迅速下跌,这种现象背后正是一些大机构采取的新的盈利模式:先做多期指—买入权重股拉高指数—高位做空期指。

由于股指期货可以实现T+0交易,机构还可以将权重股换购成ETF从二级市场卖出,或者在第二天卖出股票。

“目前大盘盘面太轻,如果资金选在一些关键点位和关键时间的话,很容易用几十亿资金就将大盘拉起来。”黄素兵表示。

长余量子基金投资总监鹿长余也对记者表示,市场上大发5分PK10存在这样一批资金,在大盘成交量比较低迷的时候,买入权重股拉动指数上涨十几个点,然后再卖空股指期货。“过去我们发现了很多这种情况,也正好跟随这种资金,赶快下空单,从而获利。”

“我们的资金量很少,很难影响现货市场。”不过黄素兵指出,从去年以来,自己通过一些技术指标发现这种机会,跟随大资金,在适当时机买入权重股,然后间隔一段时间可能5~10分钟,卖空股指期货从而获利。“大多数情况下,这种方式都是在现货会亏损,但期指上可以获得不小盈利。”

在8月16日光大“乌龙指”当天,黄素兵也发现了这种机会。在11点前后,他注意到股指期货当月合约和沪深300指数走势出现一定偏离,现货跌而期指涨。

“我们意识到有资金在做多期指,迅速在11点05分买入权重股,11点20分左右卖空期指。”黄素兵指出,自己用了一半的仓位参与,对产品净值贡献了0.5%左右的收益率。

事实上,投资者之所以多采取这种模式一个原因也在于,传统的期现套利机会已经很少。

“股指期货上市之初,期现基差套利机会很多,专注于这种套利年化收益率可以达到15%~20%。”鹿长余指出,但是随着参与机构的增多,利润越来越稀薄,甚至很少有这种基差套利机会出现。

是否存在操纵市场嫌疑?

黄素兵指出,股指期货T+0交易,而现货市场T+1交易这种不对等,是大资金可以操纵权重股进而在期指快速获利出逃的重要原因。

“这种机制失衡,导致做空易做多难、被套易赚钱难、下跌易上涨难。”黄素兵表示,这也解释了A股市场为何不能上涨的原因,大量的资金并不是做多股票盈利,而是短期拉动指数,真正的获利是通过做空期指。

不过,这种操作模式最大争议点在于是否存在操纵市场或者违规的嫌疑。

“如果是高频交易策略,影响的可能只是非常短期的市场走势,可能就是1分钟左右,影响指数的幅度可能就是十几个点,这和操纵市场应该不属于同一性质。”侯玉成指出,如果是操纵市场可能是某一个阶段指数的大幅拉升。

鹿长余则认为,买入现货和卖空期指如果存在先后的话,就很可能涉嫌违规。

就光大“乌龙指事件”来说,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胡俞越指出,如果从乌龙事件的结果考虑,就要回溯到光大证券建立的股指期货空单仓位究竟是事前、事中还是事后。如果是事前,那就是恶意操纵市场;如果是事中,那就是蓄意操纵市场;如果是事后,虽然有违规嫌疑,但毫无疑问是理性的自救行为。


相关阅读:
炸金花的概率 http://www.fufeng114.com/bb/64157.html
栏目分类

大发5分PK10